顧文畫

深夜孤独的无眠人 无名的诗人 画者

熟悉的记忆

台风天去到一个新城市

喜欢这里没有什么人气的时候

搭乘来往的那般地铁

听着许久的音乐

撑着雨伞走到这个华丽的商场

买了一点五十分的电影

走去附近的一间茶餐厅

点着A餐跟冻奶茶


下午时分特别的少人

好像包场一样的喜悦

感冒中吹着强风冷气

看着期待的电影

既不惊喜

也不失望

平淡之于觉得时间过得好快

还是钟爱你的人肉叉烧包


走在未曾走过的街道

搭乘货梯去到一间小书店

在这个快节奏的城市

还有人静静地在一个下午

享受着文字的时光

十分的难得

好像时间暂停


我好似在重庆森林看到过这里

那里有很多人和车

在这个蛇龙混杂的大厦里...

不会落幕的午夜黄昏

我独自一个人下楼散步

看着街灯 看着树 看着人

视线模糊的仿佛见到你

我只能任由秋风吹打我

微卷的长发飘到脸颊前

只不过是思绪紊乱


静静听着树丛中不明生物叫唤

我走在没有路灯的街上

透着隔壁暖黄灯光

映在生锈铁栏下的倒影

我见到午夜的黄昏

好美 好美


夜空中闻不到杂味

只有正在下着雨的味道

仿若依附在你灵魂中的体香

在突然转凉的这个夜晚

我感受到了你的温暖

不需点火已燃成火海


我渴望得到你

冲动的使我入了魔

我从未忘记过你

从我第一眼看到你时

我就爱上你了


同一时刻的男人

连续几天待在家中

慵懒的躺在沙发上

好似一只短毛猫咪

听着窗外呼哧而过的大风

我等待已久的台风

为何还不来?


看着衣服被刮起

看着树叶垂落在地

看着工人繁忙的人影

看着夜幕静静降临

看着路边街灯开始亮起

看着一个人好似要爬起


渴望得到一点力量和运气

等待和主动出击

总是徘徊左右

我在不断的叫唤你

我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我不失落也不悲伤

因为总会过去的


最近总是很晚才入睡

在黄色房里我感觉特别安全

我去阳台抽烟

感受夜晚的冷风吹过

看见对面房间的亮光

我好奇的猜想里面在干吗?


我不断的产生奇怪的联想

只不过是我一场...

衬衫女孩

我背着黑色背包

在车站等待的时候

我看到一个穿衬衫的女孩

拖着沉重的行李箱

看得出她是从北方回来


准备上车的时候

等待行人陆续的下来

我慢悠悠的上去

看见她吃力的抬着行李箱

坐在了我身后的座位


我透过玻璃看着窗外

感受着她跟我也在看着

同一片景象

也许她也在低头玩手机

但隐约感受她在偷窥我


巴士在高速公路上行驶

一阵子就到了收费站

她是收费站后的第一个站下

广播报着站台名

她收拾行李拖着了楼梯

我不自觉地在窗户看了她一眼

她也特意的转头看了我一眼

我害羞的转移眼色


人群陆续的下车

空荡荡的车厢里

只剩下我和乘务员还有司机

下个...

高温旅人

我看着玻璃阳光的反射

走在高温热度的马路上

北京朋友说早已转冷

我恳求这里迅速降温

让身体可以保温起来

而不是依靠散热降温

我并不是一只动物

舌头呼气不是常态动作

感受汗珠从脸颊滑落

纸巾不停的擦拭

背部开始被浸湿透

开始熬不下去了

我感觉到身体在消失

给我一杯冰水

尽管胃不大好

可我还是走不出这片

荒凉无迹的城岛

我依稀的看见你在对岸招手

我无法抬起手来回应你

我开始没有意识的倒下

我脑海中已经幻想雨林

躺在冰凉的草地上

可我醒来的时候还是这里

没有人把我扶起

我看不见一点亮光

在这座高楼耸立的城岛

没有人看得到我


自我毁灭

清晨被尿意催醒

看了看时间

已经十一点了

可还是犯困和脖子疼

又倒在床上睡去


彻底醒来已经下午两点

晾干了昨晚洗的衣服

坐在椅子上大口喝水

和不停的抽着醇万


收拾完行李准备下来

出门遇见一个似曾相似的人

我介绍我是谁谁谁的谁

他连忙哦哦哦哦

寒暄了几句

锁好了门下楼


不知道该吃什么

就看到路边的老堂记茶餐厅

已经是下午三点左右

我随意点了个云吞面和菠萝油

喝了口不达标的汤底

还不如上次那碗云吞面


吃着菠萝油的时候

我听着后面两个八婆

在谈论别人的私事

说道别人是双性恋

在家里是异性恋

在外面是同性恋

又落gay bar成双成...

自由

结束了两个月的工作

昨晚我去看了一场演出

J.C satan表演的异常精彩

惊喜的现场和短暂的表演

尽兴的享受和开心的回家


洗完了澡吹干长发

把疲惫不堪的身子压在床上

不一会就呼呼大睡

直到中午十二点才醒来

不知道这里的住址

叫不到外卖的我

懒得下楼吃饭

望着冰冷的青菜

还有滚热的白饭

我开始一支接着一支抽烟

不停的喝水

在我对着窗外发呆

不用上班的第一天


来来回回的在房间和客厅徘徊

听着玻璃窗外的人流车声

我记得昨晚睡觉的时候

还依稀听见楼下有人在吵架

而我正准备入睡


一个人在的家里

我开始躺在木沙发上面

不停的拿手机来打发时间...

肉与欲

我处在黑色森林里 

看见了庞大的肉体

那诱惑的气味围绕着我

迟迟不肯散去

我开始静候狩猎她

在黑暗的洞穴里

只听见阵阵呻吟声

月光照耀着的躯体

灵魂开始解开束缚

直到那呻吟声渐停

身体倒在一旁

我向光明走去


开心快乐

新年的第一日

过去的往事

都全部删除干净

不会耿耿于怀一个人

也不会念念不忘一件事

最终都是无补于事

何不让自己快乐一些?

让自己在今年开始忙碌起来

化身做不死的的蚂蚁

只有充实和疲惫

会让记忆短暂消失

会让脑子不大清醒

会让自己在深夜

好好享受一番美梦

不必受到寂寞和孤独的摧残

本来已经十分脆弱了

所以让自己逃避吧

就躲在每一个开心的白天

就躲在每一个夜晚

蜷缩熟睡的床上

什么烦心事都不想

只是平平淡淡的

心无杂念的过好每一天

愿望不多

望自己开心一点

感谢

这个冬天不太冷

听着刚下载的音乐

一入耳就喜欢

十分的舒服和享受

曾几何时也想有个乐队

但迟迟未能遇见有缘人

所以只能作罢

沉迷在自己的小小空间里面

时而疯狂 时而安静

比较情绪化的一个人

十分沉稳的一个人

我好怀疑自己是多重人格

到了晚上就转换了吧?


我享受现在的自己

不管多么不爱笑

又或者深夜空虚寂寞想偷欢

内心是有黑暗一面

这就是最真实的我

因为罪与罚

总会伴随快乐存在


前两日买了条围巾

又厚又长

裹上去十分温暖

这个礼拜五是圣诞节

既然没有人送礼物

那就自己送自己

也十分的快乐


最近几日没有那么的冷

小雨倒下了几场

冷风吹着的夜晚

倒有几分凉意

cold cold cold?

只有一个人和一条围巾缠绵

这个冬天不太冷

 
1 / 9

© 顧文畫 | Powered by LOFTER